金丝猫与老鼠精 no.2

金丝猫与老鼠精  no.2 有个叫田庄人家的小伢儿去蒙童馆读书,走了一段路,看天要落阵头雨了,就拼命价跑,半路里有一个破冷庙,伊就跑进去躲雨。刚一脚跨进门槛,阵头雨就滴滴嗒落来了!这个小伢儿就坐在破蒲墩上打起瞌睡来,呼噜呼噜困着了。

  到了夜里,出来一批老鼠精,挑头的是一只老老鼠精,老老鼠精看见有个小伢儿困着在蒲墩上,高兴得哈哈大笑:“小伙计们,伢肚皮已经饿了好几日了,今朝这个伢儿自己送上门来,大家就勿要客气哉!”小老鼠精也叽叽哇哇价喊:“快动手吃呀!快动手吃呀!”乱喊乱叫了一会,就挤到小伢儿的身边,扒衣裳的扒衣裳,脱鞋子的脱鞋子,结果,这个可怜的小伢儿,连骨头也不剩一根。

  过了三日,这个小伢儿的父母还以为是蒙童馆里的先生留着自己的儿子读书,交关(吴地方言:十分)感谢!小伢儿的阿爸就拎着一个糖果包包,到蒙童馆去谢先生,先生呢,却以为这小伢儿生病了,也买了一点东西,去田庄家望望自己的学生子。

  就这样,两家头在半路里相遇了,小伢儿的阿爸田庄说:“先生,先生,真要谢谢你,你留着我的儿子在馆里。”先生讲:“啊呀!你的儿子已经有三日勿来读书哉,我正要去望望伊哩!”这样,田庄就和先生争执起来,田庄说:“我的儿子,明明白白,是到你那里去读书的!”先生讲:“你的儿子,清清楚楚,已经有三日勿来读书哉!”田庄向先生要儿子,先生说田庄蛮不讲理,两家头争论不休,大家就都去告官。

  县官陆大头,块头大,做官清正,县官问田庄:“你有啥些理由向先生讨儿子?”田庄答:“我的儿子是到先生那里去读书的。”县官又问先生:“你为啥些告这个田庄蛮不讲理?”先生答:“伊的儿子没有来读书,硬向我讨儿子,岂非蛮不讲理?”县官想了一想:先生讲得有理,可田庄是个老实汉子,勿会平白无故向先生讨儿子,其中必有蹊跷!县官劝解着说:“你们两家头都好好想一想,这三日当中的头一日,发生了些啥情况?”田庄和先生很快就想起来,一同讲:“头一日早上落过一场阵头雨!”接着,县官问田庄:“你的小伢儿有没有带雨伞?”田庄答:“没有带雨伞,他出门后,顷刻变了天!”县官一点头,又问田庄:“你是个有经验的田庄汉,估计你儿子走到哪里碰着这场阵头雨了?”田庄答:“哎——大概他已走了两里路光景。”县官又问先生:“蒙童馆距离田庄家有多少路?”先生答:“足足四里。”县官宣布说:“退堂!让我去查看查看再讲。”

  县官陆大头,当即改扮成平民百姓,带着一名童儿去查访,沿途人家都讲没有留着别人家的小伢儿,县官又根据田庄讲的,找到了破破烂烂的冷庙。

  县官走进冷庙一看,只有几个坍坍排排的菩萨,一个破蒲墩,还有一个搁在木架子上的大牛皮鼓。县官看了后,说:“这个冷庙,离蒙童馆二里,离田庄家也是二里,附近又没有人家,那小伢儿可能就在这里躲阵头雨。”童儿讲:“大人说得有理。”县官决定和童儿躲在那面大牛皮鼓里过夜,看看动静。

  天一黑,老老鼠精又带着一批小老鼠精进冷庙来了。老老鼠精一看没有东西好吃,就叹起冷气来了:“唉!三日前吃饱了一顿,看样子今朝捞勿着东西吃了。”小老鼠精叽叽喳喳讲:“是啰,是啰,怎么办呀?”躲在大牛皮鼓里的县官说话了:“喂!你们要吃东西,明朝这辰光再来!”老老鼠精乌眼珠骨碌一转,见四下无人,便问道:“说话的是什么人?你在哪里?”县官答话:“我是鼓皮牛大,你们老鼠精是看勿到我的。”老老鼠精想:说勿定也是一个吃人的精怪,就回话:“好的!明朝夜里就看你的本领了。”县官又说:“我讲话从来算数,你们天一黑就来!”老老鼠精说:“误勿了,误勿了,明朝天一黑就到。”老老鼠精一声尖叫,带着这批小老鼠精走出了冷庙。

  第二日夜里,县官陆大头带领大批人马,十几桶火油在冷庙四周隐避下来,天一黑下来,老老鼠精果真带着一批小老鼠精溜进冷庙,县官从茅草窝里立起来大喝一声:“烧!”隐避着的人马,都“嗖”地蹦了出来!围住冷庙,浇上火油,点火烧了起来,老鼠精都在火中烧死了,发出一阵阵老鼠毛肉的焦臭气,县官和大家都很高兴。

  哪晓得老老鼠精没有烧死,偷偷从地道钻出来逃到了京城里,恰好皇帝选妃子,伊(吴地方言:他)变成了一个嗲声嗲气的美女,被选进了皇宫,成了皇帝的爱妃!

  老老鼠精为了向县官陆大头报复,便在皇帝面前伊伊呀呀装起病来:“呜呜呜,我的病什么宝贝药都医勿好,只有一个叫陆大头的县官医得好。”皇帝讲:“这还勿容易,把他宣进来当御医好啦。”老老鼠精说:“呜呜呜!不是叫伊当御医,我要吃他的心肝,病才能好。”皇帝哈哈大笑讲:“爱妃不要哭,这还勿容易!马上把陆大头叫进京城来好了。”皇帝立刻下了一道圣旨。

  县官陆大头接到圣旨,马上动身去京城。县官一路上想:皇帝咋会晓得我这个小小知县陆大头呢?他想来想去想勿出一个名堂来,县官在路上遇到一个姥姥,姥姥对县官讲:“你这次去京城凶多吉少!”县官说:“姥姥,我也在这样想,皇帝咋会晓得我这个小小七品官的?”姥姥讲:“倒有办法救你,我给你画几只猫!”只见那姥姥右手一挥,就从手指头上滴滴嗒嗒流出墨水儿来!姥姥叫县官摊开两只手底板,在上边各画了一只猫,姥姥又叫县官脱下袜子,在他的一双脚底板上各画了一只猫,姥姥吩咐县官讲:“你手心上的两只猫,天再热也勿能洗掉;你脚上的一双袜子,天再热也勿能脱掉,这四只猫会救你的!”县官点头答应,县官走了一阵,又被姥姥喊回,在他胸脯上又画了一只猫,姥姥一再叮嘱说:“你勿遇到困难,天再热也勿要解开衣襟来!”姥姥的话音一落,就无影无踪了!

  去京城有千把里路,县官走了七天七夜,天太热,他再也忍不住了,就到河边去洗把脸,喝口水了。哪晓得一洗手,扑通两声,两只水獭猫从他的手心里跳进了河里!他想洗洗脚,刚脱下袜子,只见两只野猫从脚底板下钻出来,逃出山上去了!

  这辰光,县官才想到,那个姥姥一定是搭救他的神仙,可姥姥画在县官身上的五只猫已经逃走了四只!县官想,画在他胸脯上的这只猫,千万勿能让它逃掉。县官走啊走,走得汗流浃背,抓一把衣裳揽得出水来,但是,县官决定就是热得像火烧,也勿解开衣襟来。

  县官陆大头,整整走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气急拉呼地走到了京城,来到皇宫面前,手拿刀枪的卫士喝道:“你来此作甚?”县官说:“是皇上宣我来的。”卫士问:“你姓甚名谁?”县官说:“知县陆大头。”卫士“哼”的一声,立刻把县官五花大绑,推进皇宫,反锁进一间小屋子里。

  皇帝和老老鼠精变的爱妃这时正在皇宫御花园赏花,一名御医匆匆忙忙赶去,跪在皇帝面前禀告:“万岁!县官陆大头捉拿在押。”老老鼠精哈哈大笑,说:“去!你们照着我开的药方办就是了。”

  过了一会儿,老老鼠精又拉扯着皇帝说:“皇上,我想亲眼看看,刽子手是怎样取药的。”皇帝讲:“唉,爱妃,这有什么好看的?还是走吧!”老老鼠精又撒着娇说:“我才不怕呢!我就喜欢看新鲜。再讲,如果搞错了。不是陆大头,吃了病也不会好的。”皇帝讲:“爱妃,依你!依你!哈哈,你这美娇娇还吃过豹子胆的哩!”皇帝叫太监传话,把陆大头拿到御花园,让爱妃验明证身取“药”。

  陆大头被押到御花园,听到皇帝和妃子在讲挖心取肝的事,十分气恼!他料定自己遭了暗算。

  县官脑子一激冷,记起了姥姥的话,便猛一挣扎,用嘴咬开了衣襟,只见一只毛光闪亮的金丝猫,从他的胸脯上跳出,“喵唔”一声,扑到皇帝身边的爱妃身上!顷刻间,这妃子原形毕露变成了老老鼠精,金丝猫就同这老老鼠精斗了起来!不到一筒烟工夫,金丝猫“阿呜”一口吞进了老老鼠精,嘴巴边露出有二三寸长的尾巴!金丝猫一个虎跳,便无影无踪,县官才明白过来:原来这老老鼠精没有烧死,逃进京城摇身一变成了美女,迷住皇帝成了皇帝的爱妃。宣他进皇宫。掏心取肝,是老老鼠精对他的报复!

  金丝猫吃掉老老鼠精,这一下可把皇宫弄得乱哄哄,皇帝早已吓昏过去,皇宫里的人逃的逃掉,躲的躲,县官就趁这一片混乱中溜之大吉。

  县官陆大头回到县官后,就把田庄和先生请了来,一五一十地讲明了情况,劝他们两家头重归于好,又向那失去儿子的田庄安慰了几句。

  没有过了几日。县官陆大头亲自写了一块碑文,把碑立在火烧了的破冷庙废墟上,时间一长,碑文风化了,连讲故事的老辈儿也都说不清了。民间故事开心图文中华典故精选美文童话故事神话故事开心图文优美文字幽默文章励志文章搞笑图文搞笑图片网络语言名词

1,349 ° 来自:PC 内蒙古呼伦贝尔市
上一篇: 打火匣
下一篇: 此地无银三百两 no.1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Back to Top